社论-国光石化停建的意义与影响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09

数十年来,这是第一次,面对一个数千亿元的大型投资案,中央政府基于环保、社会民情等因素,主动终止喊停;也是第一次,当面临重大经济利益与永续发展有冲突时,政府毅然的捨眼前利益、就永续发展。对马总统的决断,我们深表支持与肯定;这个决策,更可能是台湾长期「唯发展派」势力压倒环保、永续发展派的转折点,同时也是台湾草根力量、社运团体再出发的契机。而在此之后,对台湾经济、产业、企业投资的负面影响,政府也必须更加用心擘画,化此负面影响为正面回馈的结果。

回顾数十年经济与环保「拔河史」,重大且具指标意义的经济投资案,政府一直是百分之百「唯发展派」─不论是国民党或民进党执政,都毫无例外。所谓环保、永续发展,几乎只是作为妆点门面用,甚至被环保团体讥为「背书」之用。六轻计画虽遭宜兰、观音等地民众反对而不断变换地点,但中央的支持从来未动摇,最后也落脚云林。杜邦、拜耳等投资案的夭折,原因也不在中央基于环保考量撤回对其支持,而是民间反对力量日盛,厂商决定改变或取消原计画所致。至于七轻,更是开发厂商发生财务危机以致无疾而终。

这次的国光石化投资案,从民进党执政到今天国民党政府,原本也都站在支持立场;其着眼点,当然是一个六千亿投资案,可带动经济效益,直接与间接创造的就业机会。但有效益就有成本,不论技术进步多少,石化产业终究是一个汙染较高、耗能也高的产业。从六轻例子看,其耗费的用水量、温室气体排放量,都是国内少有、单一最大的排放源。

国光石化本身估计其产业的社会成本大约是二一九亿元,但其它学者估算则达千亿元以上。不论那个数据较接近事实,到云林六轻走一趟,大概就知道好山好水好空气,终究是难与大型石化厂共存。国光石化,对地小人稠台湾而言,的确是难以承受的重担。更何况,以台湾的资源条件与产业结构而言,台湾是该扬弃那种「厂厂相连到天边、烟囱併肩与天齐」的产业思维,而走向更精緻、附加价值更高、知识密度更高的产业,这才是台湾经济与产业最佳出路。

因此,对这次政府体察经济、产业趋势,及社会民情反应,在关键时刻,毅然主动宣布放弃对国光石化的支持,值得肯定;马总统宣布原规画国光石化落脚的彰化大城,将朝向溼地公园方向发展,值得加速推动。

不过,我们也必须面对并承受国光案终止后,对台湾产业与经济可能的负面影响。这可分两个层面来看。第一是石化产业的未来;国光终止后,代表台湾未来接受另外一个轻油裂解厂、大型石化专区设立的可能性己接近零,石化产业的未来走向、上中下游的关联厂商之出路,都需要政府妥善规画因应。国光石化民股如果决定走「异地投资」,不论是前往大陆、或东南亚国家,政府都该给予支持,协助其争取好的投资条件,并规画出其与台湾本地产业的联结互动,儘可能降低其负面影响。

第二个层面是整体的经济与产业。不能否认的是少了一个六、七千亿元的重大投资案,对中长期经济与产业必然有负面影响;但换个角度看,国内的土地、资金、人力等生产资源,并未投入国光石化案,正可转作其它产业上。不论是政府规画中的六大新兴产业,或地方自行发展的地方特色、观光生态产业,都可趁势而起。但如何引领这些产业发展,填补国光石化不盖的空缺,就需要政府的规画与支持。

另外值得观察的面向是:沈寂已久的地方草根力量与社运团体,在国光石化事件中,让人看到重新集结、风云再起的迹象。过去长期与民进党互为支援的社运团体,在民进党执政八年中,沈寂风散,力量溃失。但透过这次国光石化案,我们看到其再出发的新生命,而且不再与政党结合,走出自己的路。未来不论政党如何轮替,政党再也不能视这些团体为自己的「外围团体」般的利用,而须正视与面对这股新生而独立的力量。朝野政党皆该知之且知晓如何与其互动。

(中国时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