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古艰难唯判死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6-04
警方2月在台中乌日旱溪堤岸旁挖出陈姓女大生的尸骨,凶手黄文进在旁大哭并频说「对不起」,事后更要求为陈女上香。(本报资料照片)

连续两天两起重大杀人案的宣判,凶手却被判处无期徒刑,尤其法官在判决理由中痛陈行凶者的恶行,但在量刑时仍替凶手找出一线生机,彷彿在告诉社会,就算凶手有一百个、ㄧ千个该死的理由,只要有一个可以免死的理由,凶手就可以不用死。

从近年来死刑定谳人数逐年下滑以及判决理由来看,许多法官纷纷搬出两公约,就算承审案件的杀人犯手段如何凶残,为了免去「判死」争议,愈来愈多的法官主张两公约法律位阶应高于刑法,将我国死刑制度架空,合理化自己判决。

为了严格遵守两公约的规定,「最残忍的谋杀案才能判死」,我国死刑案件也须经最高法院生死辩后,才可能判死定谳,但我国仍有死刑制度,法官岂能假借两公约之名,逃避判死的责任与义务?

判死定谳后,历任法务部长执行死刑与否,执行的死囚标準不一。有些部长虚应故事,死囚枪决ㄧ年一勾,免去骂名,更有直接「抗命」的部长,明知我国有死刑制度,却坚持不执行。一个已经定谳的死刑犯,面临的却是「千古艰难唯一死」的下场,这是甚幺公权力?

法官也好不到哪里去,近年死刑的确定判决,法官在判决当中所交待的量刑理由往往叙述跳跃,甚至冲突矛盾,判生易,判死难。法律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,而法官却是「千古艰难唯判死」,既然如此,乾脆修法废死算了。

(中国时报)

相关新闻》免死金牌又来了杀孤女无期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