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少四壮集-妹至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7-10

「妹至帖」第一次公开展览是在昭和四十八年(1973),长期夹在书册中,保存非常完好,墨色如新。经过科技鉴定,发现「妹至」与传到日本的「丧乱帖」、「孔侍中帖」是同样的纸张,都是唐代内府的响榻本,同时传入了日本宫廷。

二○○六年一月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「书之至宝──日本与中国」,这个展览基本上是与上海博物馆合作,展出中日两国收藏的古代汉字书法名作。因此,同年三月,这个展览也巡迴到上海博物馆举办。

展览里很受重视的当然是王羲之的几件作品,特别是日本皇室宫内厅收藏的「丧乱帖」。

日本在隋唐时代就有多次遣唐使到中国,隋唐帝王都崇尚书法,唐太宗更是不遗余力地蒐求王羲之手帖名作,自然影响到当时来中国学习的留学生。

中日间密切的文化交流,使许多书法手帖流入日本。七三五年,留学中国的吉备真备回国,就从长安带了很多书法名品献给圣武天皇。大唐高僧鑒真和尚在天平胜宝六年(754)抵达日本竹志大宰府,记录上也说他带去了王羲之行书一帖、王献之真迹三帖。

当时唐代内府常摹榻王羲之原作,这些製作精良的唐摹本就有许多在此时流入日本。

日本圣武天皇(701~756)喜爱王羲之手帖,天平胜宝八年(756),圣武天皇逝世后的七七忌,光明皇后做佛事,就将圣武天皇生前喜爱的文物六百多件献给东大寺大佛。如今保留的《东大寺献物帐》记载了献物的目录,其中不少王羲之手帖,包括了着名的「丧乱帖」。

稍后的桓武天皇(737~806)也把王羲之手帖奉为至宝,常常借到宫中阅览临写,在手帖上揿有「延曆敕定」朱文印记,也成为鑒定王羲之唐摹本的重要标记。「丧乱帖」的右端就有「延曆敕定」这方印记。

「丧乱帖」八行六十二个字,是王羲之手帖中篇幅较大的一封信,写家族南迁以后,北方祖坟被刨挖,人性丧乱之极,感觉「痛贯心肝」的悲痛,是他心情沉重时的书写。这件唐摹本是我见过王书手帖最美的一件,比「快雪时晴」更多流动速度变化的气韵。

二○○一年、二○○二年,日本曾经两次修复「丧乱帖」,用非常现代科技的方法分析唐摹本的纸质、厚度。唐代内府摹本用纸,百分之五十五是雁皮,百分之四十五为楮;纸的厚度是零点零七毫米左右。最难得的发现,是对古人「填墨」技术的再理解。所谓「双勾填墨」,是用淡墨依原作轮廓勾出细线,再用墨填入细线框中。在科技数位放大后,才看得出,「填墨」是以如髮丝般的极细线条,一点一点,重新组合重叠出原作的墨色。我看到放大的科技检视图板,「丧乱帖」每一个点,每一根线条,都像用丝线织绣出来。古代摹榻工艺的精巧细緻,令人叹为观止。也因此看得出来,同样是摹榻本,品质的高低优劣却不一样。传达原作神韵的程度,更是要看摹榻者对审美的理解分寸。失之毫釐,差之千里。摹榻本有些无精打采,味同嚼蜡,能够像「丧乱帖」如此丰神奕奕的,也不多见。

「丧乱帖」讲到被破坏的祖坟重新修复,因此学界推测,这封信大概写于东晋桓温北伐、收复洛阳之际,时间是永和十二年,公元三五六年,比王羲之的「兰亭序」还要晚三年,也代表了王书最后登峰造极的成就。

这次展览的王书中有一条五厘米宽的窄细长条,是传闻已久的「妹至帖」,两行,十七个字,不成一封信,只是从手帖里剪出的两行断简。日本学者称为「手鑒」。

「手鑒」是把书法名家摹本书迹分割成数行,收在书册里,作为鑒定墨迹时比较的资料。

「妹至帖」第一次公开展览是在昭和四十八年(1973),长期夹在书册中,保存非常完好,墨色如新。经过科技鉴定,发现「妹至」与传到日本的「丧乱帖」、「孔侍中帖」是同样的纸张,都是唐代内府的响榻本,同时传入了日本宫廷。

日本醍醐天皇(885~930)曾经以三卷王羲之书法「乐毅论」、「兰亭」、「羸」的唐摹本陪葬,与唐太宗选择王羲之真迹「兰亭」陪葬也可以说是一脉相承的帝王习气了。